申博体育官网官方网站-股东内斗,原董事长被抓,《蓝月传奇》还能玩吗?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李永华

  在游戏界,恺英网络是个传奇,自称到2019年底,累计活跃用户数2.1亿人次、旗下有累计流水收入突破83亿元的《全民奇迹》,还有累计流水收入37亿元的《蓝月传奇》,另外还有不少让游戏爱好者趋之若鹜的IP。

  谁能想到,游戏之外的恺英网络活生生地在现实中把自己玩成了悬疑游戏,实控人及其高管团队多人被查,现任董事长被举报通过各种非正规手段拿下公司股权,旗下子公司被追索近80亿元,一年亏损金额与全年营收不相上下,一串串惊悚的桥段让人目不暇接。公司创始人兼实控人王悦、创始人之一的第二大股东冯显超和现任董事长金锋,谁才能最终胜出?

  1

  最近3天,恺英网络发了一堆公告,说了一堆事,对比着看就很有门道。

  7月1日的一份增持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金锋及另外7名高管未来6个月内将增持公司股份,增持总规模不低于1650 万元。该公告还说,金锋今年已经连续3次增持,截至6月30日,其持股数达到148,372,434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6.89%。

  这可以视为对6月29日的一封举报信的回应。当天,恺英网络联合创始人之一、第二大股东冯显超与40余名股东一起发布实名举报信,称金锋通过各种手段导致恺英网络的两个员工持股平台的股权被低价处置,而其本人则低价接票,试图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

  对于举报信所称的内容,金锋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全部予以否认。

  不管双方争执的真假,股权的一升一降可能导致恺英网络控制权的转移。随着金锋不断增持,其持股比例迅速攀升。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第二大股东是冯显超,上述两个持股平台分别位列第三大股东和第七大股东,三者的股权被处置后,基本将退出恺英网络,更谈不上话语权。

  至于实控人、第一大股东也是原董事长的王悦,据公告,截至6月29日,王悦直接持股21.44%。6月3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王悦涉嫌操纵证券案。 

  王悦2019年被带走,现已不担任恺英网络的任何职务,其名下的股权被轮候冻结 1,921,080,256 股,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416.21%。 

  或将身陷囹圄的王悦,股权被轮候冻结达持股数的4倍多,他只能自求多福,哪还有心思管得了恺英网络的控制权。

  2

  王悦和他的恺英网络何以至此?

  2008年,王悦与大学校友冯显超创办恺英网络,2015年借壳泰亚股份上市,2016年,当时33岁的王悦登上《2016年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身家70亿元,排名第十,在他后面排排坐的还有字节跳动的张一鸣、饿了么的张旭豪、游族网络朱伟松。

  彼时,1988年出生的金锋还“嫩”。

  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之后,恺英网络掀起一波收购潮,其中,两个大手笔分别是2016年和2017年收购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和”),2018年拿下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九翎”)。

  这两笔收购让恺英网络业绩开挂。2017年达到业绩巅峰——当期营收31.34亿元,净利润16.1亿元,同比增长136.19%。

  收购之时,浙江盛和转让方承诺:2017年-2019年3年合计净利润不低于 9.4 亿元。

  根据2017-2019年浙江盛和审计结果,浙江盛和在整个业绩承诺期 (2017-2019年度)共实现净利润9.71 亿元,超过承诺净利润0.31亿元。

  浙江盛和最主要的产品是堪称印钞机的大型页游《蓝月传奇》,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至2019年末累计流水超过37亿元,已累计22个月以上占据开服数榜第一的强势地位。

  金锋就是浙江盛和的核心,被称为游戏奇才,于2011年7月至2018年1月历任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产品经理、市场总监、总裁。

  花10个亿收来的浙江九翎也表现不俗。这家公司2017年才成立,但仅一年多后,恺英网络就认为其价值15亿元,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应该是浙江九翎号称自主研发的H5游戏《传奇来了》,据说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总收入超过2.5亿元。

  收购之时,浙江九翎承诺2018-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亿元、2.2亿元、2.9亿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王悦和冯显超很快就要为这两笔收购付出巨大的代价。

  2019年,恺英网络亏损17.95亿元,主要原因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0.98亿元,一笔是因浙江盛和业绩大幅下降,为此计提商誉减值11.49亿元,另一笔是对浙江九翎计提商誉减值9.55亿元。恺英网络称,浙江九翎可能在未来无法持续经营,还准备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还给原股东。

  3

  公司业绩断崖式下滑,王悦、冯显超还有最新上位的金锋等董监高,都在2019年涉嫌违法违规。

  2019年3月,王悦失联,当月,金锋当选为恺英网络新董事长;4月,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接受公安机关调查;6月,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10月,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2019年10月,金峰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采取强制措施,于同年11月份取保候审。

  今年6月30日,冯显超的律师发出了 “金锋能否正面回应近期增持股票合法的资金来源”、 “恺英网络此前高价收购的九翎网络和盛和网络,金锋是否是这两家公司的实控人”等5连问。天眼查显示,金锋2016年曾任浙江九翎法人代表。

  对此,金锋暂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与金锋一同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的,还包括浙江盛和原大股东金丹良。天眼查显示,金丹良曾经是浙江盛和的法人代表,现持有浙江盛和19%的股权。

  在恺英网络这场“夺位”大戏中,谁才是躲在隐秘角落里的大赢家?最终,谁能带领这家公司走出困境?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